首页 今日视点 馆藏资源 数字资源 服务导航 文津在线 馆藏珍品 视听欣赏 讲座展览 读者指南 关于国图
特色资源 碑帖菁华 敦煌遗珍 西夏碎金 数字方志 博士论文 民国期刊 年画撷英 中国学 在线讲座(视频库)
 

汉学家 罗明坚 (Michele Ruggleri, 意大利, 1543-1607 )
研究领域 传教士汉学
人物介绍   耶稣会士罗明坚,字复初,意大利人,1543年生于意大利中南部的斯品纳佐拉(Spinazzola)城,曾获两种法学博士学位。在取得博士学位后,他供职于曾效忠于那不勒斯的菲利普二世的宫廷。1572年他加入了耶稣会。为取得教士的职位,他完成了哲学和神学的学习。他自愿到印度去传教,并于1578年3月24日得到了里斯本的准许。同年9月,他到达了果阿,11月到马拉巴(Malabar)海岸。在六个月之内,他经过语言训练,已经能够听当地人的忏悔了。
  罗明坚于1579年7月20日左右到达澳门,刚到澳门时,他遵循范礼安(Alexandre Valignani ,1538 —1606) 的进入中国的天主教神父 “应该学习中国话及中文” 的要求,开始学习汉语、了解中国的风俗习惯。罗明坚是一位很有毅力并有极高天赋的传教士,到达澳门后2年4个月,便能认识15000个汉字,可以初步阅读中国的书籍,3年多后,便开始用汉语来写作了。罗明坚学习中文的目的是为了传教,他认为“这是为归化他们必须有的步骤”。罗明坚中文能力的提高大大推动了他的传教事业。他在澳门建立了一座传道所,并开始用中文为澳门的中国人宣教。罗明坚把这个传道所起名为“经言学校”,这是中国的第一个用汉语来传教的机构;也是晚明时期中国第一所外国人学习汉语的学校。罗明坚之所以成为晚明时天主教进入中国内地长期居住的第一人,与其娴熟的中文能力有直接的关系。1581 年期间罗明坚曾三次随葡萄牙商人进入广州,并很快取得了广州海道的信任,允许他在岸上过夜,因为广州海道认为罗明坚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君子,“是一有中国文学修养的神父及老师”。
  1583 年罗明坚先后同巴范济(Fran?ois Pasio ,1551 —1612) 、利玛窦三次进入广州,并通过与两广总督陈瑞、香山知县、肇庆知府王泮等中国地方官员的交涉,最终于1583 年9 月10 日进入肇庆,居住在肇庆天宁寺,开始传教,并着手建立在中国内地的第一个传教根据地。在中国期间,罗明坚先后到过浙江、广西传教,为天主教在中国站稳脚跟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在广东肇庆时,与利玛窦一起编写了第一部汉语—外语字典—《葡华辞典》以帮助入华传教士学习汉语。而且,他还在澳门写出了第一部欧洲人以汉语所写的著作——《天主圣教实录》,使天主教本地化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到1586 年11 月时,他已对中国文化有了较深入的了解,自称“我们已被视为中国人了”。1588 年罗明坚为请罗马教宗“正式遣使于北京”,返回欧洲。罗明坚在1589年抵达里斯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但是当他到达罗马时,正好赶上教皇西斯图斯五世(Sixtus Ⅴ,1521~1590)在不久即于1590年8月12日“升天”,在这之后又连续有3位教皇“升天”,这样一来,教皇四易其人,请求派代表团出使中国的这一使命并未能完成。罗明坚生了病,就退居家乡意大利的萨莱诺城。到了1607年5月11日,罗明坚在他的家乡病故,未能再回到他开拓了传教事业的中国来。在欧期间罗明坚把中国典籍《四书》中的《大学》的部分内容译成拉丁文在罗马公开发表,第一次在西方出版了详细的中国地图集——《中国地图集》。

学术研究
  西方人的第一部中文著作:《天主圣教实录》
  《天主圣教实录》(又名《新编西竺国天主实录》)是明末第一部天主教护教文献,是西方传教士到中国后由西文翻译成中文(“译成唐字”)的第一本书,也是欧洲人“最初用华语写成之教义纲要”。《天主圣教实录》主要内容如下:1.论天主。天主唯一(“天主实录引”),天主的存在(第1章),天主的本性与奥妙(第2章)和对佛教及民间宗教的批判(第3章)。2.创世说。论宇宙的创造(第4章),天神和人类的创造(第5章),人之魂灵不灭(第5一7章)。3.天主对世人的三次规诫。即:大洪水、硫磺火惩罚人类、梅瑟(即新教之摩西)律法和基督法律(新约)(第8一11章)。4.十诫。(第12 - 14章)。5.修行和圣礼。末日审判、升天堂而进行的修行(第15章),为赎罪而进行的“净水除罪”(第16章)。
  早期版本最大的特点在于:它首次在中国用中文表达天主教信仰,为天主教义的在华传播开了先河:创世说、十诫、灵魂说、天堂地狱说(九重天等)、救赎论、末世论等均有涉及。罗明坚当年所用的许多术语现在成了基督教普遍接受的核心语汇,如天主、宠爱、天堂、魔鬼、赎罪、地狱等;另一些术语首次音译也为后来的规范翻译打下基础,如热所—耶稣,妈利呀—玛利亚等。
  罗明坚第一次提到这本书是在1584 年1 月25 日所写的信中,他说:“我已经完成了4 年前开始用中文写的《天主圣教实录》。这本书使那些中国官员感到非常满意,他们已经同意我去出版。”从中西哲学宗教交流史来看,罗明坚的《天主圣教实录》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首先,它是明代时欧洲人首次用中文表述西方宗教观念的著作。《圣教天主实录》的内容并非罗明坚所独创,但他还是努力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述天主教思想。这本书在晚明时期向中国人首次介绍了天主教的基本观念,也是西方人会通中西文化的最早尝试。罗明坚在介绍天主教时,努力使它适应中国文化,他是第一个把Deus 译为“天主”的西方人,在论证的方法上他也尽力贴近中国人的思想和习惯。《天主圣教实录》已具有了“补儒易佛”的倾向,如在序言中他说:“尝谓五常之序,仁义最先。故五伦之内,君亲至重”,首先从肯定儒家入手,尔后再讲天主教神学;又如在讲到天主教诫规时,他尽量向儒家伦理靠拢,寻找共同点。他说人死后升天堂要有两条,一是要信天主,二是“使人存一推己及人之心,如不欲以无礼加诸我,则亦不敢以此加于人之类。人若能遵此诫则升天堂受福而与主同乐矣!” 从这里看出他不仅熟悉儒家的“推己及人”的伦理思想,而且还把这种“内在超越”的道德思想同“外在超越”的基督教思想并列相提,作为升天堂共同的条件,显然这是对基督教思想的改造。同时,罗明坚在书中也多次批评了佛教。正因为罗明坚贯彻了范礼安的“适应”方针,《天主圣教实录》刻印后受到中国士大夫们的欢迎。罗明坚在一封信中曾说:“现在广州的官吏凡是和我交往的都称我师傅,他们都肯定我写成的《教义览要》。”从中西哲学和宗教交流史角度来看,罗明坚的《天主圣教实录》具有重要价值,他开启了欧洲人以汉文写作之先河。
  第一部汉外辞典——《葡汉辞典》
  主编者是罗明坚,合编者是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编纂年代是二人初入中国广东肇庆传教的时期,约为1584—1586年间”。这部词典以罗马字注汉字音,可能是最早以拉丁字母拼写汉语的尝试,可以视为以后利玛窦《西字奇迹》拼音方案和金尼阁(Nicholas Trigault,1577-1628) 《西儒耳目资》拼音系统的前身。根据美国乔治城大学杨福绵教授(已故)的研究,从语音、词汇、语法诸方面加以论证,可以看出这部词典反映了以南京话为基础方言的明代官话。
  这个辞典共分三栏,第一栏是葡语单词和词组、短句,大体按ABC 字母顺序排列; 第二栏是罗马字注音; 第三栏是汉语词条,里面既有单音节词、双音节词,也有词组和短句。整部手稿有6000多个葡萄牙语词条,但相应的汉语词条只有5461个,有540多条葡语词条未见汉语对应词,这可能是由于有些葡语词一时找不到恰当的汉语译法。比如上举与“水”有关的葡语词条中,有一条是Aguoabenta,即“圣水”(英语Holy water),当时罗、利二氏到中国不久,这个宗教名词尚未翻译,所以只好暂缺。至于以葡语为原语,这是因为葡语是大航海时代欧洲及亚洲葡萄牙殖民地的共同交际语,到印度、中国和日本等地传教、经商的人士一般都通晓葡语。
  这部词典的前后都有附页,包括学习汉语用的笔记、词汇、天干地支、十五省的名称、天文知识及天主教教义、简介等杂项。其中第3a页至7a页的罗马字标题为Pinciventssgn,即《宾主问答辞义》或《宾主问答私拟》。这是一本帮助新到中国的传教士学习汉语会话用的小册子,因此在对话的各个句子前面都标有“主人曰”、“客曰”、“童曰”、“问曰”、“答曰”等字样。“主人”指传教士,“客”指来访的中国文人或官员,“童”指传教士的童仆。《宾主问答辞义》完全用罗马字汉语拼音书写,没有汉字,所以有不少词句较难辨认。
  第一次将儒家经典翻译为西方语言
  罗明坚是来华传教士中最早从事中国古典文献西译的人。罗明坚第一次将儒家经典翻译为西方语言。1582年他翻译的拉丁文的《三字经》译本虽然没有发表也没有产生影响,但是,这并没有阻止他在返回欧洲以后将《四书》中的《大学》部分内容翻译成拉丁文并且发表。首次在欧洲正式发表这个译文的是波赛维诺言(Antonio Possevino ,1533-1611) 。他1533 年出生,1559 年加入耶稣会,以后成为耶稣会会长麦古里安(Mrecurian ,1573-1581 在任) 的秘书,就是麦古里安把范礼安派到了东方传教。波赛维诺以后作为罗马教皇的外交官被派到德国、匈牙利、葡萄牙、俄国等地工作,晚年从事文学和神学研究,其中最重要的成果就是百科全书式的《历史、科学、救世研讨丛书选编》( Bibliotheca Selecta qua agitur de Ratione stucliorum in historia ,in dis2ciplinis ,in Salute omniun procuranda. Roma ,1593) 。这部书1593 年在罗马出版。罗明坚返回罗马以后常常去波赛维诺那里,向他讲述自己在中国传教时所看到和听到的事,这样波赛维诺就在该书的第9 章介绍了罗明坚在中国的一些情况,并将罗明坚的译文一同发表。这本书以后又分别于1603 年和1608 年在威尼斯和科隆两次再版。波赛维诺的书中只发表了罗明坚译稿的一小部分,其《四书》的全部拉丁文原稿现仍保存于罗马的意大利国家图书馆中。尽管罗明坚的全部译文未能发表,但《大学》部分译文的发表仍是西方汉学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
  丹麦学者龙伯格对罗明坚的译文进行了对比性分析,即将罗明坚的译文和后来的来华耶稣会会士对《大学》的译文进行对照,在对《大学》的标题翻译上,罗明坚的译文更接近原意,罗明坚将《大学》译为“教育人的正确道路”。而郭纳爵(Lgnace da Costa ,1599-1666) 和殷铎泽(Prospe Intoreetta ,1599-1666)将其译为“大人的正确教育”,而安文思将“大学”译为“伟大人的理解方法”。在译“在明明德”时,罗明坚的解释也更符合“明明德”的本意。
  绘编第一幅中国地图集
  16 世纪以前西方没有一幅完整的中国地图,对东方和中国的认识,中世纪以后大多还停留在《马可·波罗游记》的影响之中。14 世纪保利诺·未诺里的《分成三个部分的世界地图》中,“第一次出现了关于契丹或大汗的描述:契丹王国和它的大汗”。奥特利乌斯1567 年在安特卫普出版了第一本《新亚洲地图集》。三年以后他绘制的《世界概略》收入了66 幅地图,包括世界图、分海图和分区或分国图。它是最早传入中国的由欧洲人绘制的世界地图。1635 年在阿姆斯特丹出版了两卷署名为古里埃尔姆·约翰·波劳的《新世界地图集》。这部作品包括9 张亚洲地图,其中之一题目是“古代中国人和现在中华帝国的居民”。“虽然地图制造出版业如此兴旺,比起中世纪的作品已经有所改进,但是直到17 世纪对中国的介绍仍不令人满意,譬如,整个西方制图学对契丹的介绍仍有别于中国的实际。”第一次在西方出版详细的中国地图集的是罗明坚。罗明坚的这部《中国地图集》于1987 年才被人发现,它原深藏在罗马国家图书馆之中。“这本地图集共有37 页地理状况描绘和27 幅地图”,其中有些是草图,有些绘制得很精细。这个地图集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它第一次较为详细地列出了中国的省份。罗明坚对15 省份都进行了分析性的介绍,从该省的农业生产、粮食产量、矿产,到河流及其流向,各省之间的距离,各省边界、方位,“皇家成员居住的地点诸如茶叶等特殊作物、学校和医科大学以及宗教方面的情况”,都有较为详细的介绍。第二,在它的文字说明中,首次向西方介绍了中国的行政建构,当时欧洲人十分关心中华帝国的情况,国家的组织结构正是“当时欧洲感兴趣”的问题。他从“省”到“府”,从“府”到“州”和“县”,按照这个等级顺序逐一介绍每个省的主要城市、名称,甚至连各地驻军的场所“卫”和“所”都有介绍。所以这个地图集的编辑者说:“这部作品最突出之点也是作者试图准确地说明中国大陆的行政机器在形式上的完善性。”第三,突出了南方的重要性。意大利学者欧金尼奥洛·萨尔多认为罗明坚的中国地图肯定受到了中国地图学家罗洪先《广舆图》的影响,罗明坚所使用的许多基本数字大都来源于《广舆图》。但在对中国的介绍上,罗明坚却表现了西方人的观点,他不是首先从北京或南京这两个帝国的首都和中心开始介绍,而是从南方沿海省份逐步展开了介绍。因为对当时的欧洲人来说,他们更关心的是与他们贸易相关的中国南部省份。尽管在西方实际影响较大的是卫匡国1655 年在阿姆斯特丹出版的《中国新地图集》( NovasAtlas Sinensis) ,但罗明坚地图却有不可忽视的价值。因为卫匡国返回欧洲以后,还是通过卡瓦莱蒂的地图集参考了“罗明坚的绘图作品”。所以,如果说利玛窦第一次将西方地图介绍到中国,推动了东方制图学的话,那么,罗明坚则是第一次将东方地图介绍到欧洲,推动了西方的制图学,而中国地图在西方的传播是同中国哲学和宗教的传播紧紧连在一起的。

学术评价
  罗明坚是“传教士汉学时期”西方汉学的真正奠基人之一。他在对中国语言文字的研究方面,在中国典籍的西译方面,在以中文形式从事写作方面,在向西方介绍中国制图学方面都开创了来华耶稣会士之先,为以后的西方汉学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他应与利玛窦齐名,同时被称为:西方汉学之父。
主要学术成果 汉语著译:
  《天主圣教实录》(又名《新编西竺国天主实录》)(1594);
  《天主实录》;
  《中国诗集》58首
参考文献 张西平 西方汉学的奠基人罗明坚,《历史研究》2001年第3 期
徐宗泽《中国天主教传教史概论》民国丛书.,上海书店 1990.10.
徐文堪 谈早期西方传教士与辞书编纂,《辞书研究》2004年05期
李新德 从西僧到西儒——从《天主实录》看早期那稣会士在华身份的困境,《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1月第34卷第1期
叶农 明朝中后期耶稣会士与澳门汉学活动勾沉,《学术研究》2003年第12期
Copyright© National Library of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webmaster@nlc.gov.cn